晚 秋(散文)

[复制链接]
查看51295 | 回复1 | 2012-12-2 21: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无枫、栌,故看不到如血的红叶。

   记忆中,一到深秋时节,无情的秋风便将榆树、杨树、柳树、槐树上的叶子呼啦啦地吹下来,随风满地地跑。背风的墙角处、高一点的地嵌旁、洼处的沟壕里,总有成堆、成片的树叶聚集在一起,花花绿绿地甚是好看。这时节,和我一般大的孩子们总是在早晨上学前或是下午放学后,拿上笤帚、篮子满街满树林地去扫树叶,以备严寒的冬季到来时喂兔子。

    因了这种缘故,年少的我对晚秋景象的记忆犹为深刻。

    踏着被秋霜打得软绵绵的枯草,在收获了庄稼的光秃秃的农田里相互追逐着、竞赛着搜索仍生长茂盛的野菜,虽然天气已比较冷,但浑身却冒着热汗,一点也不觉得乏味、不觉得累。偶尔碰到一两个抗着毛枪在野地里打野兔的猎人,或看到排列整齐的雁阵从天空中飞过,心中便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眼睛一直追寻着远去的猎人或雁阵,直至消失到地平线下。

    可能是得了湾水滋润的缘故,湾崖边上的那一排柳树总是比别的树落叶晚,尽管碧绿的树叶在这深秋时节都已幻化成了金黄色,但却仍然顽强地不肯脱落下来。秋风一起,满树的金黄随风摇曳,煞是好看。以至于我们这些急着扫树叶的孩子们也不忍心将其摇落。

   这时节,总有那么几种候鸟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候鸟很好捕捉,用自制的捕捉夹子一上午能捉到好几只。但这些鸟往往气性很大,被捉后愣是粒米不进、滴水不沾,最后直至饿死。那时,鸟很多,孩子们也没有现在的保护意识。鸟儿死了,我们就再捉,直到最后一批候鸟离开,我们方才歇手。

菜园里,白菜、萝卜仍然是一片油汪汪的碧绿,茄子、辣椒却早已被霜打蔫了,无精打采地低垂着褐色的叶子萎靡不振地站在那里。然而,就是这被秋霜打蔫了的茄子生吃才真的好吃。摘一个拳头大小的嫩茄子,擦一下上面的尘土,咬一口便有一种甜丝丝的清凉直透心底。

   场园上,早已晒干的花生蔓被大人们垛成了垛。星期天,三五个小伙伴欢呼雀跃地围着花生蔓仔细地寻找那些遗漏下的秕花生,边找边吃,偶尔能找到一两颗诚实饱满的花生,那份兴奋劲足足可以高兴上一下午……

前段时间外出学习,晚饭后和同事们一起围着培训基地的校园周边散步,乍一看到满地金黄的法国梧桐落叶,我的思绪便不由自主地驰骋起来。俯身拣起一枚金光闪闪的落叶,仔细地端详着叶片上那一条条清晰的叶脉,还没等我开口,同事便给我讲起了他小时候拿着铁丝串拾杨树叶的情景。看来,同事的记忆里也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晚秋情景。

   同事问我看没看过红叶,我说没有,他说培训基地的附近有一个红叶谷,据说是济南地区观赏红叶的最好去处。学习结束后,可以抽时间专门去看一下。然而,等到学习结束后,却因单位工作繁忙、时间紧迫而没能去成。

   黄河入海口可能是靠近海边的缘故,四季格外分明。每到晚秋时节,冷飕飕的凉风就开始刮个不止。成熟的芦苇、芦笛在风中瑟瑟地抖动着,洁白的苇絮在一阵阵嗖嗖声和唰唰声中漫天飞舞,飘飘洒洒,沸沸扬扬,俨然如一场初降的小雪。在自然保护区内修养生息了将近一年的大雁禁不住寒风的吹拂,像早就商量好了的一样,纷纷结伴向温暖的南方飞去。这时间,总有成群结队的天鹅、白鹤等候鸟准时地踏着季节的脚步,不远千里万里,飞越千山万水后来到黄河入海口越冬。于是,天空中、草地上热闹了起来。飞走的和飞来的鸟儿以蔚蓝色的天幕为背景,以枯黄色的原野为舞台,在阵阵悦耳的鸣叫声中欢快地跳起了优雅的舞蹈。爬在芦苇上的老鸹瓢也似乎被优美的舞姿所鼓舞,竭尽全力地紧紧抓住晚秋夕阳里的最后一抹余辉,鼓足体内的全部力量,骤然打开自己那盛满种子的包袱,毅然决然地将早就成熟好了的籽实弹向空中,一柄柄小小的降落伞便自由自在地飘荡在了空中。

   晚秋时节,缠缠绵绵的秋雨时常光顾。细细的、密密的,既不似夏日里的倾盆大雨,热烈、急促,也不像春天里的柔柔细雨,温润、轻柔。它只是这样静静地下着,随风飘洒,扬起蒙蒙薄雾,透着淡淡的萧瑟与冷漠。

   天真的变凉了。虽然往身上穿的衣服在一件一件地增加,但好象仍然抵挡不住寒意的侵袭。秋虫的呢喃早已销声匿迹,耐寒的菊花在热烈地喧闹了一阵子后也终于谢幕了。荷叶早已不再完整,那仅有的一点绿色上尽是千疮百孔。一切生命中耀眼的辉煌,都成了匆匆的过客。

   起雾了。乳白色的薄雾仿佛不忍心看到晚秋里那一幕幕随处可见的衰败景象,幽灵般地扯起一片轻纱悄悄地笼罩在了几近裸露的田地间。夜晚,满天的寒星送来了一地的冰凉。第二天早上,当人们推开房门时,树上、草上、地上尽上泛着星光的白茫茫的一层严霜。

   正是因了这层层严霜,辽阔的黄河口荒原迎来了一年之中最美丽的时节。连成片的黄须菜仿佛一夜之间就转换了颜色,一种醉人的酡红接天连地地铺展了开来。远远望去,一望无际的旷野就像是被一层鲜艳的红地毯给罩了起来。阳光一照,灿灿地生辉。枯黄的芦苇、碧绿的秋水、紫红的黄须菜纵横交错、班班驳驳,宛若一副巨大的油画将黄河口晚秋所特有的盛景呈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起风了。“红地毯”在风中不停地摇曳着,那一波连着一拨的红韵简直就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壮观而热烈。这醉人的景色,似有一种摄人魂魄的力量,让人驻足,让人惊叹,让人留恋往返。

   哦,都说“红叶如丹笑嫩寒”,黄河口上的万亩“红地毯”笑得却不仅仅是乍寒还暖的嫩寒,而是足已使奔腾的黄河水结冰的隆冬严寒。

然而,晚秋毕竟是晚秋,晚秋的韵味犹如一轮带着满天彩霞的壮美无比的夕阳,慢慢地划过天际,留给人们的只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喟叹。

秋天就这样渐行渐远了。

   于是,沐浴在秋风中的我赶紧弯腰拾起一枚金黄的落叶,将童年的记忆连同现在的感触一同小心地珍藏起来。或许在以后地冻天寒、雪花飞舞的季节里,当再次看到这枚落叶时,能再一次感受到那种黄河口晚秋所特有的韵味。我也深信,这种韵味是任何地方所不曾具有,也无法比拟、更无法替代的。

看惯了沉静、淡泊的晚秋,你便能理解什么是真实的人生!



ivy0488 | 2012-12-15 21: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令人遐想。好作者,沉淀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