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趣(散文)

[复制链接]
查看26653 | 回复4 | 2012-9-26 00: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的中午,妻子去农贸市场买菜,回来的时候竟喜滋滋地买回来了一只浑身通绿色的大肚蝈蝈。

蝈蝈被装在一只用苇篾编成的精巧的小笼子里。单看这只小巧的笼子就是一件精美的草编工艺品,苇篾宽厚、柔韧,白中带亮,骨节处全部用篾刀打磨光滑,整个笼子似乎就是用一根苇篾编织而成的,摸起来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笼子周身呈球状,笼眼疏密有秩,大小均匀,贯穿笼身,能使人看清笼中的蝈蝈,但又不至于让蝈蝈能从孔中爬出。蝈笼顶部有一线,线上系一钩状铁丝。将铁丝钩往家中的盆栽上一挂,整个蝈笼便悬垂于盆栽的浓绿里了。如此精巧的设计,真叫人拍手称奇。

可能是一路颠簸的缘故,此刻笼中的蝈蝈不安地躁动着,两条结实有力的大腿在笼中腾腾地弹跳,硕大的头颅不时地撞击着韧劲十足的篾笼,两根长长的须子忽而伸出篾笼,机警地感触着外界陌生的一切,忽而又嗖地一下蜷缩进去,直把个长长的须子弯得像随时准备弹射的弓。见此情景,我顾不得欣赏蝈蝈,一溜烟下楼后在小区里种植南瓜的瓜架上摘了两个开得正欢的金黄色的南瓜花,将其撕成条状,顺着笼眼塞了进去。不一会,蝈蝈安静了下来,毫不客气地歪着脑袋、呲着大牙大块朵颐起来。

在我即将开始午休的时候,客厅的盆栽里突然传来了蝈蝈清脆明亮的叫声。这叫声,时短时长,时急时缓,开始像有意试探着一样,不敢一下放开喉咙尽情嘹亮。稍许,又是一阵大胆的婉转悠扬之声。之后,竟丝丝缕缕、不绝于耳。这声音,仿佛让我一下子领略到了秋野的趣味,顿时睡意全无,精神百倍起来。我干脆来到客厅里,点上一只烟慢慢地观察起这只秋天特有的精灵来,思绪也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儿时的记忆中,立秋一过,蝈蝈的叫声便拉开了帷幕。那时,生产队里的庄稼地连成一片,一望无际,茫茫苍苍。秋野里,成片的大豆和密不透风的谷子地主宰着即将成熟的喜悦,蝈蝈的叫声此起彼伏,似一支规模宏大的音乐队隐藏在万绿丛中,不知疲倦地演奏着丰收的前奏曲。微风吹拂,绿浪翻涌,蝈蝈的叫声也伴随着庄稼起伏的韵律如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涌向地头。被叫声吸引的我们忘记了割草剜菜,痴呆呆地顺着声音凝神静气地向蝈蝈发出叫声的地方寻去。然而,声音好辨,身影却难以寻找。一身通绿的颜色外加几个伪装的斑点,只要它趴在豆棵上或谷穗上静止不动,要想发现它还真得费一番工夫。等好不容易发现它后,我们几个小伙伴便不约而同小心翼翼地向其发起围追堵截。憋住气、迈虚步、双手张开、两臂前伸,瞅准位置,不待蝈蝈稍稍察觉,左右两掌猛地合拢,实指望一举成功,但却往往是功亏一篑,两巴掌拍得生疼,手心里却连个蝈蝈的影子也没逮着。眼尖的蝈蝈早已在我们两掌合拢时,用它那粗壮有力的大腿猛地一个弹身跳起,嗖地一下在空中划一道绿色的弧线,瞬间消失在了一片墨绿之中,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丝淡淡的失望和无奈。然而过不了多长时间,跑掉的蝈蝈又会冒出头来,趴在距离刚才不远的庄稼上没事一般地振翅鸣叫起来。捕捉的好戏再次上演,终至于将其牢牢地捂在手心里。感受着蝈蝈在手心里又踢又咬、又划又拉,那种感觉真叫一种得意、一种喜悦、一种满足。此刻,早有腿快的伙伴跑到庄稼地头上摘来一个硕大的蓖麻叶,将手心里的惊喜再次小心翼翼地转移并包裹起来。如此好戏,如此好玩意,直至伙伴们人手一份,才最终结束。带着满心的欢喜,披着一身的夕阳,虽然肩荷青草的重负,但回家的心情也似乎格外轻松、愉快。

折三根或四根莛杆,剥去外表的包衣,将上端用绳子一捆,底部用莛杆撑起,一个三棱体或四棱体的简单的蝈蝈笼子就完成了。末了,往窗台上一墩,随手塞进几片南瓜花,蝈蝈那婉转悠扬的叫声一准会在月色中响起。听着那欢快的叫声,大人们通常也很高兴。往往是大人们也按耐不住心头的喜悦,总是隔三差五地弄回几个蝈蝈,置办几个蝈蝈笼子挂于屋檐下或院中的树底下。秋的喜悦便在蝈蝈的叫声里越发真切、越发浓烈起来,直把个简单、淳朴的农家小院渲染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蝈蝈好叫,但也分公母。一次,一个小伙伴不辨公母,捉了一只雌蝈蝈回家,见其久久不叫,竟着急地给它吃了通红的辣椒。直把个蝈蝈辣得在笼子里乱碰乱撞,唧唧怪叫。其父见状,哈哈大笑着说:你这才叫逼着哑巴说话啊。

这是烙印在我记忆深处的一幕幕情景,竟又不自觉地伴随着眼前蝈蝈的叫声神奇般地浮现了出来……

以后的日子里,蝈蝈总是在它想唱歌的时候无拘无束地自弹自唱起来。这歌声,简单、明了,不包含任何世俗的杂音,不搀杂丝毫做作的成分,空明通透,令人遐想,发人沉思。听其歌声,使人一如回到了天真烂漫的童年,一如徜徉在秋意正浓的万顷碧波之中。从那无忧无虑的歌声里,我仿佛听到了大豆摇响金铃的声音,仿佛感受到了金风送爽、瓜果飘香的浓浓秋意,也仿佛感受到了秋天的原野里那种令人陶醉、使人亢奋的秋野趣味和沁人心脾的泥土芳香。不知不觉中,一丝淡淡的思乡之情便在心底弥漫开来,思绪便骤然凝聚在那所简朴的农家小院里,咯咯咯的笑声似乎又一下子清晰明了起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沐浴着从窗台穿过的朦胧月光,听着蝈蝈悦耳的叫声,有时我甚至想生活在城市钢筋铁骨中的人们,整天忙忙碌碌,身心无时无刻不被繁杂的事物所拖累,清新明了的大自然离人们的视觉、听觉真的是越来越远了,秋野里的幽趣最终只能沉淀成人们记忆里那一抹永远抹不去的绿色。

“养得秋虫赏秋趣”。今天,如我一样生活在市井喧嚣裹挟中的人们,还能见到来自于大自然的翩翩使者,沟通着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言语,消除着城市与乡村之间的隔膜,让人常常听到来自于旷野的天籁之声,也算是有福了。或许,这种简单明了的天籁之音正是对城市生活的和谐补充。
MrGrant | 2012-9-26 12: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

夜深人静的时候,沐浴着从窗台穿过的朦胧月光,听着蝈蝈悦耳的叫声,有时我甚至想生活在城市钢筋铁骨中的人们,整天忙忙碌碌,身心无时无刻不被繁杂的事物所拖累,清新明了的大自然离人们的视觉、听觉真的是越来越远了,秋野里的幽趣最终只能沉淀成人们记忆里那一抹永远抹不去的绿色。
linhuadance | 2012-9-26 13: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喜欢,谢谢分享!

不知道蝈蝈是不是就是蚂蚱?记得小时候在老家跟一帮差不多年纪的 cousin 们,常常去捉蚂蚱,捉着了编个笼子放里面听响声,有时捉好多用草串在一起,烤着吃。今天的我可能打死也不会吃这样的东西了 (too "civilized"???),可是记忆中,烤熟的蚂蚱味道好极了,跟新鲜的螃蟹肉一样鲜美!

那可真是另一个世界,另一样生活。那是在“清新明了的大自然”中过着的无忧无虑的童年。
MrGrant | 2012-9-26 14: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查了一下

学名蝗虫,俗称蚂蚱或蚱蜢。
学名蟋蟀,俗称蛐蛐。
学名螽斯,俗称蝈蝈。

小时后确实是常捉蚂蚱,烤着吃。。很是怀念啊。。
linhuadance | 2012-10-18 15: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MrGrant 于 2012-9-26 14:02 发表
学名蝗虫,俗称蚂蚱或蚱蜢。
学名蟋蟀,俗称蛐蛐。
学名螽斯,俗称蝈蝈。


谢谢。头两个都知道都见过,那还真不知道什么是蝈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