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钓(散文)

[复制链接]
查看26846 | 回复0 | 2012-9-26 00: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要说你不会钓鱼,不要说你没有兴致,只要你走进十月的金秋,走进那弥漫着咸腥气息的海汊潮沟,亲眼目睹一下垂钓的乐趣,你的兴致就来了,你的心就动了,你的手就痒了,于是乎你也便泥里水里光脚赤膊上阵了。

深秋的海边,漫滩红遍,寸草尽染,鸥鹭翔集,雁舞翩翩。潮起潮落之间,肥得流油的鱼儿、虾儿、蟹儿争先恐后地涌向浅滩。逆着太阳光的方向,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岸边一群群顽皮的鱼儿追逐嬉戏时所泛起的朵朵水花和不停翻动的银白色的身体。于是,你蹑手蹑脚地踩着松软的海滩慢慢地向其靠近,然而海滩上早有眼尖的嘟喽子将你的行藏看得一清而楚,横着身体一溜烟地向着巢中跑去。嬉戏的鱼儿也仿佛接到了信息,突然间停止了玩得正起劲的游戏,静静地卧于水皮之下,不泛起任何的涟漪。然而,当你再试图接近它们时,它们定会集体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嗖地一下便消失在海水里,再也寻它不着。

还没等你缓过神来,海滩上垂钓的人已有收获了。但见一条从水中拽出的白色丝线上,七、八条活蹦乱跳的鱼儿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在空中扭动着身体快速地游动到了垂钓者的脚下,转眼之间就成了垂钓者的战利品。你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是一种怎样的钓鱼方式,咋能一下子钓起这么多的鱼?钓鱼人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现实中的深秋时节钓狗杠。

狗杠是一种海水鱼。这种鱼,头大嘴阔,生性凶猛,在海中碰到什么吃什么,别说鱼虾,就是螃蟹、蛤蜊等外壳坚硬的家伙,它也照吃不误。因而,狗杠生长十分迅速。据说,当年朱元璋分封时,因这家伙食量过大,怕它吃尽海中的鱼虾,便封了它个“当年死”。尽管它是当年就死,但一年中它的体重最少也能长到三、四两。虽然狗杠其貌不扬,但却肉质细腻,味如活蟹。无论是用其干炸或是做汤,营养都十分丰富。

突然间,一阵洪亮的笑声打断我的思绪从湿漉漉的水皮上传了过来。我知道,垂钓者肯定又有大的收获了。果然,一尾二斤左右的鲈鱼被一垂钓的老汉从海中拽了出来,惊呼声瞬间便弥漫了整个海滩。然而,他并不急于将鱼取下,而是慢条斯理地点上了一只烟,透过袅袅的烟雾静静地看着鱼儿做最后的挣扎。此刻,夕阳的余辉将老汉的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色,摇头摆尾的鱼儿、神定气闲悠然自得的老汉在我的脑中定格成了一副绝妙的剪影。

“一蓑一蓠一扁舟,

一丈丝纶一寸钩,

一曲高歌一樽酒,

一人独钓一江秋。”

哦,这就是垂钓,这才叫垂钓啊;这就是洒脱,这才叫洒脱啊。

垂钓,对大多数生活在忙忙碌碌之中的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游戏,享受的是一种过程,结果怎样其实真的并不重要。有收获固然好,倘若垂钓半天仍两手空空,那也绝对无所谓。因为,在垂钓的过程中,已经得到了很多很多。

老汉见我长久地站在他旁边看他钓鱼,笑呵呵地说道:“想试试不?”

“不,不。”我赶紧摆了摆手,“看看就已经大饱眼福了。”

“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已经动心了。是不是没带鱼杆?”老汉说着便将一根鱼杆递给了我,“用我的。”

我谢绝了老汉的好意,转身准备离去。

“你等等,这么好的季节里大老远地来到海边,就这么两手空空回去,总不好交差吧。走,我教你钓蟹去。”热情的老汉放下手中的鱼杆,不容分说地拽着我来到了一条伸向海里的堤坝。

我不知道老汉说的不好交差是向谁不好交差,但我却知道喜好钓鱼的又有几个是能听老婆话的,仅那份执着劲就够人受的。想到此,我也禁不住笑了。

堤坝是用石头垒砌而成的,便于船只靠岸时用,伸到海里的长度足有二十多米。堤坝的两旁,耐碱的芦苇已经泛黄,黄色的野菊花和粗壮的荆条却在石头缝里生长茂盛。老汉随手折了一棵荆条撸去上面的枝条,用剪刀将一端剪成尖状,然后串上一条死狗杠,顺着堤坝上的石头缝塞进了海水里。大约一袋烟的功夫,老汉猛地将荆条提起。但见四五只小螃蟹正用钳子撕扯着狗杠鱼,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等它们感觉到危险时已经晚了,老汉麻利地把它们从死鱼身上拽下放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

“看好了吧?就这么简单。”老汉将荆条递给我,“这种螃蟹长不大,就这么大个,但味道很好,比海滩上到处乱爬的嘟喽子不知要强多少倍呢。回家后用油一炸,保准你吃得满屋喷香。”

我已记不清是怎样钓的螃蟹,也记不清究竟钓了多少螃蟹,但我却清楚地记得那个深秋的下午我曾在海边钓过蟹、钓过秋天。那份快乐、那份满足足以让我对整个秋天都充满了美好的回忆,进而对钓秋的含义有了一个更深、更透的理解。

是啊,站在辽阔的海边,遥望远处一如油画一般的无际旷野,凝视近处倒映着天光云影的一滩静水,体会天高云淡,风清云白,欣赏大自然在秋天中所焕发出来的诸多风采,心胸竟在不知不觉间开阔起来,万千感慨、诸多遐想像被凉丝丝的海水全部过滤了一遍,空明、通透,纯净、明澈,不沾任何尘埃,体内唯有一腔清新之气在奔涌。

哦,秋风瑟瑟,海水澹澹,水中更有一重天。

钓秋,是人与秋天对话。钓秋者,带一份憧憬走进秋天的画里,感受着秋天的韵味,享受着秋天的丰饶,无拘无束、怡然自得;钓秋,是心灵与自然的融合。钓秋者,眼见的是秋的色彩,耳闻的是秋的声音,如诗、如歌、如梦、如幻,净化的心灵与宁静的自然总是那么静静地交流、默默地诉说,令人不由得从心底生发出一种醉醺醺的感觉来。

钓秋,收获的是秋的韵味,沉甸甸的散发着汗水与泥水的气息;钓秋,钓起的是闲趣、是心情、是意境、是回味,是以励再战的勇气和信心,抛却的却是疲惫的重负和剪不断理还乱的烦恼与惆怅。

洒脱些,趁原野尚美,趁秋汛正浓,尽早抛出那一丈丝纶,纵然秋风萧瑟、烟雨迷朦,也总能钓得出一方秋韵、万丈豪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