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同事原创)

[复制链接]
查看29508 | 回复4 | 2012-9-7 00: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雷雨是夏季的常客。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万里无云、晒得人浑身冒油的热辣辣的天气,但转眼之间就已经狂风大作起来。天空中,乌云密布,遮天蔽日;地面上,尘土飞扬,飞沙走石。树枝被风吹得喀喀作响,树梢发出尖利刺耳的嗖嗖鸣叫声。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从天空中砸落下来,地面上顿时炸出一个个铜钱大的雨痕。随着一道耀眼的撕破天幕的闪电,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便像从头顶炸响的一般响彻天宇,令人闻声丧胆、毛骨悚然。起初人们还能分得清雨点的稀密,但一瞬间雨点就变成了雨线,似一道道的鞭子无情地抽打着世间的一切。几声惊雷之后,天上的银河似被劈开了一道硕大的口子,哗的一声,雨水瀑布一般地倾泻下来,地面上的雨水顿时汇集成河,哗哗地朝着低洼地带奔泄而去。风仍在刮,力飕有劲;雨仍在下,一片迷茫;闪仍在打,群魔乱舞;雷仍在炸,惊天动地。风雨交加、电光火石之间,世间的一切萎靡了,个个像丢了魂似的六神无主、无精打采,一副惶惶然不知所以然的样子。成片的高杆农作物早已禁不住狂风暴雨的袭击,齐刷刷地倒伏于地面上,一些粗壮的树木也被连根拔起垂头丧气地歪倒在雨水里,就连善于飞翔的燕子也有的来不及躲避,刹那间便被摔折了翅膀跌落在泥水里随波逐流而去。期间,早有沉不住气的带有几分迷信色彩的老农把洗脸盆、刀、斧头之类的东西一股脑地从屋里扔了出来,但风婆龙爷、雷父电母似乎并不害怕,仍然在我行我素逞能般地发着淫威,卖弄般起劲地演奏着。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雨搅动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沉浸在一片灰蒙蒙的雨水之中,分不清东西,辨不出南北。

      然而,夏季的雷雨来得急,去得也快。失去了雨水的乏云像一群战败了的士兵一样丢盔卸甲,急匆匆地逃离了人们的视线,一道五颜六色的彩虹不失时机地横贯在蓝得耀眼的天际,郑重其事地向人们宣告接下来又是一个艳阳天。

     这是烙印在我少年时代记忆深处的一幕关于雷雨的景象。那时,每到夏天,仿佛总有这么几回狂风暴雨,也仿佛总能听到哪里的一棵高树被雷劈了,哪里的一个人被雷劈死了,谁家的墙在雨中倒了,谁家的屋在雨中塌了等等。

     清楚地记得,在一个伏天闷热的天气里,我和姐姐为了给所养的兔子、猪储备更多的青饲料,愣是硬着头皮钻进了玉米地里去拔草。那时,生产队里的一切农活都得靠社员们下苦力才能完成。像给高粱地、玉米地除草这样的活,通常也就是一块地锄个两三遍就完事。再说给高粱地、玉米地除草是有讲究的,高粱、玉米没长出马虎爪之前,地里的杂草是必须要除掉的,因为不除掉杂草,它们就会和农作物争夺地里那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肥料,但一旦长出了马虎爪来后,就不能再用锄头锄草了。万一碰断马虎爪,高粱、玉米在遇到暴风雨之类的恶劣天气时就抓不住土壤,很容易倒伏,从而影响其产量。伏天里,杂草生长得很快,特别是地垄上的杂草会更加茂盛。我和姐姐来到玉米地的深处后只顾得上拔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待来到一块碱场空地上时,我才注意到了天已经被乌云遮挡得像一口倒扣的黑锅,并开始有风在刮。姐姐让我赶紧把拔下来的堆成一堆堆的草顺着地垄往回敛,她则趁稍微凉快一点的天气再多拔一回。当我抱着一大抱草来到地头上时,已经有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于是,我赶紧回头去找姐姐,姐姐让我再抱一抱草出去后在地头上等她,她收拾起草来后就到地头上来找我。但这一次姐姐考虑错了,骤变的天气根本让人来不及丝毫的迟缓和懈怠,只几分钟的时间,狂风卷着暴雨、电闪伴着雷鸣便劈头盖脑地肆虐起来。我和姐姐抹一把脸上的雨水,一人背起一捆青草抄庄稼地里的一条近路以最快的速度朝家中奔去。瓢泼似的雨水一个劲地浇在草上,使本来就沉得有点背不动的重载更加难以承受。狂风中,我和姐姐被风吹得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身上、脸上不知道被玉米叶子划破了多少口子,最后还是不得不把青草扔在了地里。当我和姐姐跌跌撞撞、相互鼓励、相互搀扶着跑到玉米地头上时,原本可以从湾边过去的一条小路已经淹没在了水底下,根本分不清路在哪里。无奈之下,我和姐姐只得再往回返。此时,我抓着姐姐的手,姐姐抓着我的手,生怕一旦分开就再也牵不到一起了一样。冷,浑身透凉的冷,牙巴骨不停地磕碰着浑身哆嗦,唯有从姐姐手上传过来的一点温热让我感到此时我仍然有姐姐在照管;怕,四顾茫然的怕,虽然离家不远,但却咫尺天涯,唯有抓着姐姐才是我最大的安全感。就在我们惊魂未定地跑出几步时,被玉米棵绊倒的姐姐突然发现玉米地里有许多鱼儿在游动。鱼有大有小,既有鲫鱼、草鱼,也有生产队里养的红鲤鱼和宽头鲢。红鲤鱼一乍多长,游走在玉米地里非常显眼。顺着水流的方向,我和姐姐很快便找到了一个玉米地头靠近湾崖附近被雨水冲开的大冲口,所有的鱼正是朝冲口的方向游动的。冲口底下就是我家崖头下的大湾。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玉米地里咋就突然间冒出了这么多鱼?姐姐看了看湾里暴涨的水面,问我能不能在最窄处游过去,并让我回家拿筛子和桶子来逮鱼。此时此刻,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我松开姐姐的手坚定地说能,肯定没问题。待我回来后,见姐姐正站在冲口附近用一把青草驱赶着争先恐后游向冲口的鱼儿,生怕它们再从冲口处游回湾里。见此情景,我直接跳到了冲口里,一下把筛子牢牢地堵在了冲口下,让姐姐到玉米地里去赶鱼。那一次,虽然我和姐姐被淋成了落汤鸡,但我们却意外地收获了满满两桶子活蹦乱跳的鲜鱼,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风雨姐弟情。回到家中后,我问正在担心我们的母亲,玉米地里哪来这么多鱼,母亲告诉我说,刚才天上出现了龙钓雨,鱼很有可能就是那时顺着风被卷到天上去的,又随着大雨落在了这块玉米地里。没想到这么巧的事,恰好被你们俩碰到……

        要说巧,还有一次更巧的。试问,有谁见过球状闪电?有谁知道球状闪电的威力?

      那是一个艳阳似火的星期天的晌午。刚到棉花地里干活的人们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急风暴雨给赶到了一个砖瓦窑场里避雨。那时,学校里时兴养兔子,而所有的饲料都由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去准备。那天晌午,我和其他的孩子们一起在窑场附近的一片空地里拔野菜。当一阵狂风携带着乌黑的云彩黑压压地刮过来时,我们随着大人们的脚步跑进了凉晒砖瓦的空荡荡的窑场。突然间,一个篮球大小的通红锃亮的火球砰地一声将窑场西墙壁通风口上的砖撞下来后飞了进来。窑场外,惊天动地的战雷响个不停;窑场内,通红锃亮的火球在人们的头顶上来回飞动。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人们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有的竟抱着头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眼看着那个火球就撞到自己身上。就在此时,一个身材魁梧的老汉一把将正在发呆的我拖进了自己的怀里,用他那宽厚的胸膛紧紧地抱着惊魂未定的我坐了下来。与此同时,火球嗖地一下钻到了老汉的板凳底下。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声,火球在老汉的板凳底下消失成了一溜黑烟,一厘米多厚的板凳被击成了碎片,老汉屁股上的衣服也顿时化为乌有,而他屁股上的皮肤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后来才知道,火球就是球状闪电,球状闪电俗称“滚地雷”,但它并不是真正的闪电,而是与电磁场有关的等离子态发光球,它的产生与雷暴天气有着密切的关系,因其出现的频率极低,到目前为止,科学家都很难作出系统的观测。我有幸目睹了球状闪电,又有幸得到了老汉的帮助,这不能不说是幸甚至哉!

     经历了两场别开生面的雷雨,年少的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不少事理,世间自有真情在!以至于在以后的人生路上我都没有再害怕过雷雨天气。因为,雷雨中,我体味到了温暖、鼓励的力量;雷雨中,我懂得了关爱的博大、深厚。

      尽管这两场雷雨已过去了好多年好多年,我那比我大五岁的姐姐已经离开人世22年,当初救我的那个老汉也早已作古,但每当到了夏季雷雨天气时,他们当初的音容笑貌就会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温暖、滋润着我的心田,让我倍感温馨和鼓舞,心生激动和感恩。有时遇到长久的闷热天气,我竟在心底情不自禁地盼望着有一个痛快淋漓的雷雨天赶紧到来。因为我知道,雷雨过后,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定是一个令人神清气爽、欢欣鼓舞的清凉世界。

MrGrant | 2012-9-7 09: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来真亲切!还有一些老名词,赞原创(gooood)
飞鹤达 | 2012-9-7 12: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人间自有人情在。你的经历即是你的财富。
游子 | 2012-9-9 21: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peifu) (gooood)
linhuadance | 2012-9-10 13: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gooood)
Lik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