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知青(再续)

[复制链接]
查看23 | 回复0 |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秘密的逃生通道
九姐已经强烈意识到:自己不设法离开荣县出走,只会坑死在这里!她的同学病友中,已有好几个贫病惨死的了!大家着急呀,八方写信联系,或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她们终于探到了一条秘密的逃生通道。
病友同学周伟茹的弟弟周昌统,也是病休的初中学生,他私自跑到甘肃白银市后给她姐姐来了一信说:“据说是朱总司令在中央内部发出了一条号召内地知识青年支援大西北建设的指示,知道这个精神的青年,都从各地秘密奔赴大西北,无论在甘肃宁夏、青海新疆都好找工作,我已在白银矿务局找到工作了!你们快来吧!”周伟茹同九姐一说,她们立即作出了去西北的果断决定。
姐姐她们的行动非得小心缜密不可,否则将是“叛逃罪”。她们先是以养病为由,拟将团组织关系和户口迁往成都,但一律被拒绝;后决定就只带上高中毕业证书和团费证秘密出走,她俩就像搞地下活动似的,迅速而秘密地进行了出逃的准备。
“娘,我们决定冒险去大西北了!我走了或许能给家里减轻负担,或许后果不堪想象。娘,你不要担心,不管路子如何艰难我都要闯下去,总比坑死在家好!只是弟妹还小,给你增加负担了!”
“九女,放心走吧,荣州不是你呆的地方,离开才有出路,家里妈会安排,妈妈支持你走!”妈妈激动又为难,“只是我还没发工资,家里没有一分余钱,这节骨眼上在哪儿给你们凑借路费呢?”
正好几天前家里有个惊喜的插曲:就是母亲的幺妹(堂妹,李克庄,单身,我们称呼嬢嬢)从北京部队忽然复员转业回来,住我们家。嬢嬢是48年重大毕业时外出赴四野参军的。她从报纸上看到大跃进人民公社如何如何好,向往家乡李家沟农村的田园生活,坚持要求复员原籍劳动生产。
母亲坚决制止她说:“幺妹,你在部队是供给制,你在疗养院是吃小灶,你哪知道家乡农村的悲苦现实?户口就上在我们家吧,然后找荣誉军人办公室安排合适的工作,再成个家吧!”
嬢嬢开始还认为母亲的思想落后了。她有复员费三千多元(当时是大数),说要大办我们兄弟的招待,结果跑遍了全城,只买到一斤代食品做的糕点!李家沟农村还有嬢嬢的哥哥嫂嫂们及子侄二十来口人,嬢嬢为他们置衣物、发钱资助,三下五除二,复员费只剩一千七百多了!母亲告诫嬢说:非常时期,你又是孤人,可要留点钱保命啊!在无情的现实刺激下,嬢嬢才决定把户口留在我家。这样妈妈说,在紧张苦恼时,至少她们姊妹俩可以摆摆老龙门阵嘛!
这时的孃孃已听到她大姐母女的对话了,就从门外冲进来,大声插话了,她尽管从北京部队回乡才几天,就清楚了小地方的形势对养病的青年学生有多么不利:
“九女,我支持你们!要走趁早走!没有路费我把复员费取出来!”
“孃孃,你真好,那我们两个就跟你借吧!一个人借二、三十元就行了,内江到兰州火车票只要19元。”
“那不行,万一到了兰州工作没落实,要回来咋办?你和同学周伟茹一人五十元吧!”孃孃说。
“要得,穷家富路,九女,幸好有孃孃在,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阿弥陀佛!孃孃也是病人,这钱以后你们及时还孃孃就是了!”妈妈又说。
孃孃又拿出10元说,“这就算赠送给九女了。唉,现在知识青年找工作怎么跟做贼一样?”
九姐她们人生进程的重大冒险就这样紧张敲定了。
1958年10月31日,九姐她们对河街居委会谎称去内江复查肺病,立即乘火车到达成都,去兰州得转车。
成都街上到处是“奋战两个月,开展大清查,不准流窜犯过元旦!”、“坚决打击外逃犯!”的大标语,风声特紧。
幸好九姐她们当晚落脚在张学从姑爹在培根路川大宿舍的家里(张是荣州第一位飞行员、国军优秀的空军少校,抗日战争时,多次参加对敌轰炸和空战,解放后在东北航校任飞行教官,培训解放军飞行员,后被转业到川大附小教书,文革中被整去世。)躲过一劫。
在成都开往兰州的列车上,姐姐她们提心吊胆,生怕说话漏嘴,更怕有人查证明,坐在她俩对面的是一个兰州铁路局的大姐姐,老同她俩攀谈:
“你们是高中学生?”
“是—的。”九姐心里叮咚,
“是共青团员?”
“是—的。”
“去兰州干啥?”
“去亲戚家。”
“这不是正开学吗?”那大姐又问,
“是的,我们病了,休学了。”慢慢地见那人热忱,姐姐她们又不好不回她的话,
“啊,去医病?”
“嗯—不—”
“哈,我想你们是去找工作吧?”那大姐凑近她们小声问,
“是的!那边是有招工启事吗?”看她是像好心人,九姐才同她拉开了话匣。
“对的,那边到处都在招工,像你们是高中生,又是团员,很好找工作的。”
“嗯,我俩是第一次出远门呢,我们想先到甘肃,不行再到新疆!”
“那我建议你们去兰州炼油厂,那是苏联专家援建的大工厂,现代化的,条件可好啦!下车我就带你们去那儿报名,免得你们女娃娃到处乱跑,也不安全。”
“那真谢谢您了,大姐姐!我们可有缘遇上好人了!”九姐一下大胆灵活起来,20岁的她觉得自己独立踏出家门,口才提高不少。
在这位铁路大姐的呵护下,九姐她们安然度过了火车上的盘查。
一出兰州站,气氛真不一样:到处有招工站,有欢迎内地知识青年支援大西北建设的标语,有招工的客车,话筒里不断喊道:“内地知识青年们,热烈欢迎你们,参加祖国大西北建设!到我们这儿来吧!”
姐姐她俩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那个热心的铁路大姐果然径直把她俩带到了“兰炼”招工站。立即有人招待她们免费食宿。
兰炼招工干部说:“其实我们这儿目前主要只招初中生、工人。你们是高中生,大材小用了,当然我们更欢迎,明天你们参加招工体检吧!”
体检下来,九姐的肺病未过关,而周伟茹的病轻些,通过了。第二天周伟茹就去西固工地上班了,是刚开始的基本建设。九姐为自己的身体焦急苦闷,一个人在招待所看书又看不进去,就起身出门走走。一出大门,正巧碰上两个荣高中的同学:万郁华和兰翠青(也是未能升学的知识青年学生)。原来她们也是早些天逃来西北的,。
“啊呀!天老爷呀,怎么碰上你们啦!”九姐高兴极了。
“传静,你也在这儿?太高兴了!要知道在成佳中学你爸爸还当过我们的班主任呢!”她俩拉着传静的手蹦跳着。
“是啰,你爸爸语文教得可好啦!”
“呃,你在哪儿工作呢?”
“我们刚来呢,伟茹到兰炼工地了。”九姐即向她俩介绍了自己和伟茹的情况。
“嗯,我劝你们还是到我们单位去吧,我们那儿更好!”兰翠青说,
“你们是啥单位?”
“是西北水电勘测设计院!那儿只要高中生!”
“我俩行不行呢?”九姐疑道。
“行,肯定行,你条件多好!”
“那明天我们就带你俩去找人事科说说去。”郁华说。正好,门外哇的一声,周伟茹从工地下工回来,大家又热闹一阵。伟茹汇报说,目前在工地是挑土、挖地基等劳动,我们有病的人吃不消的。于是她决定“跳槽”同九姐去试西北院。
第二天她俩就在兰翠青带领下悄悄离开兰炼招待所投奔西北水电勘测设计院而去。
人事科的一看九姐她们这些充满青春活力的知识青年,都愿意收留。她们想争取去野外勘测队呀,人事科同志说,不行的,考虑照顾九姐和伟茹的病,就决定把她俩都留在西北院资料室工作。别说有多高兴啦,在家乡受惯了歧视的她们,在这塞外竟出奇地被关照重视。
劳资科的同事看到九姐只带有一床单薄的棉絮(其实只是妈妈从一床棉絮上拆下的棉絮网套),说西北高原可不比四川盆地,你这样不能抵御严寒,就主动补助她五斤棉花票,买了一床新棉絮。同时马上享受公费医疗,一边工作一边治病。
离开苦难的家乡,九姐她们感到的全是组织和同志们的关怀和温暖。她以满腔热情投入工作和学习,在兰州市各大型兰、排球赛上,也活跃着九姐的身影。说也奇怪,首先是心情舒畅了,不到一年,她的肺结核竟然奇迹般地钙化而康复了!尽管后来她又经历了各次运动的风波,始终在水电设计院稳定下来。她,一个品学兼优的知识青年,终于在西北大漠找到了自己人生价值的重要坐标。(再再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