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生生旅科幻系列 《 蓝飞碟天使》。

[复制链接]
查看471 | 回复3 | 2019-5-18 21:5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rGrant 于 2019-5-18 22:26 编辑

【笔者得话】在维多利亚华人网新版上线之际,我们很高兴可以推出这篇小说,在这里连载。我依稀记得一年多前那个那个日子,在星巴克的咖啡香和轻渺的音乐中,我和作家周逍敏聊起这个作品。她平和安静地讲着这个作品和她周边的事,并非常希望在海外能连载这个作品,我就说等到新版华人网上线吧,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在酝酿着这次升级,没想到,这次升级的跨度和时间,都超过了我的预期。

而今天,我终于可以坐下来,整理一下资料,把她送给大家。

在喧嚣的今天,我禁不住会想,你会安静地读下去吗?

那我们一起读吧。


WeChat Screenshot_20190518225558.png

周逍敏Miphia: 教师、编剧、小说作者。现居北京。
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
曾获北京市东城区优秀青年教师奖、东城区教育学会奖。
1999年编剧剧目:《车站浪漫曲》,获江苏省戏剧节优秀编剧奖。
2003年,创作剧作《漂泊变人形》,获首届老舍青年戏剧文学奖。
多部中篇小说发表在《莽原》等文学期刊;多部戏剧电影作品结集《敏凤凰戏剧电影集》,在北京市版权局登记作品版权认证。
2009年创作完成长篇小说书稿:《慢镇深情》。
2017年创作完成青年科幻小说系列;生生旅1:《 蓝飞碟天使》。该系列共有9本。
13681550339
min13681@163.com


                                      内容简介

在打通黎曼线时空隧道过程中,迪诺星时空隧道总设计师,马尔默,被迫空降地球幽京,并爱上了没落贵族小姐爱欣怡。在二人的星际混血儿即将诞生前夕,时空隧道发生异常坍缩,马尔默紧急抢险中,飞船的动力系统,遭遇磁暴流摧毁。飞船失去航向,危急关头,马尔默向银河系生命权组织发出呼救,并请求该组织庇护自己已经诞生的儿子。本慧诺和岚洛承诺:将保护这孩子平安长大成人。

少年贝力生是幽京现实世界的异类,他无法融入这里的生活,饱受歧视。黑胡椒小学的数学老师告密他,并偶然揭开了他的身份之谜:他拥有二分之一的外星人血统!哥黑尼带着幽京疯子科技团队,妄图抓住他,放在实验室解剖台上⋯⋯贝力生驾着蓝飞碟, 逃生途中,被吸入黎曼线(lanmind)时空隧道,来到迪诺(Dianl) 行星的迪昂兰纳(Dialanor) 小镇,从此开启一段奇妙的人生旅程⋯⋯

贝力生的意识是如此纯净,高质、专注、他是千载难逢的
奇才,天生就为开飞碟而来⋯⋯

《蓝飞碟天使》全书24 章,约19 万字,是生生旅科幻系
列的第1 本。该系列共有9 本。


献给所有的孩子、和依然葆有美妙童心的成人
WeChat Screenshot_20190518231000.png


网络管理员 | 2019-5-24 14: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漂移的圣婴
WeChat Screenshot_20190524145943.png
在肥沃的苏拉冲积扇平原上,有个复醒国,国土东北部,塔丽亚河和朗奇河两条大河交汇入海的地方,环抱着一个古老又年轻的国际化大都市:幽京。就是龙狍里星座弯弧形的龙犄角顶端,在夏季正指的那一片地球区域。

回溯那久远的地质年代,远在侏罗纪早期,首批星际探险者,碟客先驱们,就曾光顾地球这片神奇之地,地球生机勃勃的生物多样性,令他们永志难忘。

那时,碟客们的星际航行技术尚不稳定,突发过不少飞碟坠毁事件,却丝毫没有阻挡住碟客们的脚踪。

从6 千5 百多万年前的白垩纪晚期,碟客们到幽京地区来往增多。当时,碟客们的母星几获星,正演化着物种灭绝的悲剧。碟客先祖们纷纷突围自救,在漫漫宇宙中摸黑漂流,其中有一支成功移民到迪诺(Dianl)行星。以此为圆心,向周围50 万光年的区域辐射,开展星际探索,碟客们就这样再次闯入地球。

经历过母星物种毁灭的残酷,以及家园沦丧的惨痛,碟客们对地球的一切生命,都倍加珍视。他们马上着手,抢救性地保护恐龙等地球原住动植物。

当会飞的奇异部族碟客人隔三岔五,来此科考探险时,古幽京人还没有出现,很可能,他们还在大海里和鱼类玩儿。

传说,至少300 万年以前,旧石器时代之先,幽京城西南山区,开始有一支野蛮智人,在此游荡,偶然学会了用火,艰难地拓展生存。据说,这群蒙昧人,就是幽京地区最靠谱的原著民。

在第四纪全新世,1 万多年前,肩负着特殊的使命,碟客们出入幽京就更多了,幽京俨然已经成为银河之都,一个星际驰名的地球特区。只不过,幽京人自己,不能知道罢了。

从可劲儿造的人类世以来,地球上的物种灭绝开始加速!物种消失的频率,令人眼花缭乱。碟客们明显来得更频繁,把兴趣和精力,转向这个星球。肯定是觉察到什么不详,他们迅速展开了全面的物种采样保存的工作,夜以继日,争分夺秒。

幽京人的生活还得继续,幽京人知道啥?知道驴眼皮子前面挂着根胡萝卜呗!昔日,文字记载有5000 多年历史的幽京古城,如今,已经更新成为一个繁荣昌盛、多元文化交融的活力之城。

且说这幽京城二环以里,灰不溜秋的老城区,一年四季,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那阵阵雨点似的鸽儿群,挟着鸽哨儿,常在钟鼓楼一带盘旋。这古都中轴线中心以北,有个幽星湖,一串明镜般的水面,湖东边,有个800 多年前始建的蜈蚣巷,巷里,有条600 多年前兴盛一时的鱼恩儿胡同,据老街坊口口相传,从古至今这胡同子里啊,就没停过闹鬼,闹天外来客鬼,常发生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非⋯⋯

胡同甲7 号,乃是个100 多年前皇族遗留下来的四合院落。朱漆大门,原木门框,上刻一副酱紫色行书对联:
修身如执玉 积德胜遗金

院内拾掇得清雅整洁,屋里装饰得舒适自在,住着一家三口。挺圆满的吧,不过,在这家人的柞木大餐桌旁,隔三岔五,就会爆出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打破古巷槐荫下那怡人的宁静⋯⋯
“宠吧!爱吧!你就供着他!”
“我怎么供孩子了?
“怪胎,野杂种,王八羔子⋯⋯”贝志清压低嗓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走开!他只是个⋯⋯小婴儿!”爱欣怡低吼道。
在小婴儿贝力生家,父母为他争吵,一般都是这么开场的。
“早晚我得把你扔胡同底儿去,喂狗喂猫——”贝志清俯身过去。

怀里的小婴儿吓得一哆嗦,妈妈爱欣怡慌忙搂紧,把脸贴在孩子额头上,轻轻摩挲着,摇晃着,安息孩子的心。
“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贝志清阴阳怪气地叫着,一路踢盆子打碗,摔门子走了。

年轻的妈妈爱欣怡瑟缩在薰衣草紫色的布艺沙发里,脸埋在掌心,愁肠百结,无声地抽泣起来,不时抬起头,忧心如焚地,打量着身畔摇篮里的小婴儿,她生出的,是个可怕的怪物⋯⋯

哦!小小的小婴儿你睡着了!仿佛,现实在塌陷,整个世界都已沉入你的梦境!那时,小贝力生是那么小巧、精致、奇特,像个玩具娃娃:头上伸出两根稚嫩的触角,扑闪着两只忽灵灵的大眼睛,每只眼里,都有两个瞳仁,这叫重瞳,每个眼珠都是七彩虹色的,份外绚丽漂亮。这双大眼,可不寻常,不仅能看清大千世界,更能遨游于精神意识领域,透视人的内在,能和人和动物,通过心灵感应的方式进行交流。你再看他,脑壳硕大得不协调,胎发打着卷儿,是蓝莓果酱色的。当他笨拙地翻身时,肥臀的屁股沟上端,还翘着一小跟儿可爱的尾巴。小家伙躺在藤编摇篮里整日酣眠,摇篮晃悠着,晃悠着,象妈妈愁肠百结、动荡不安的心⋯⋯

打从小婴儿一出生,贝志清就嫌弃憎恶到极点了。更别说天天再瞅着婴儿那人鬼莫辨的怪样儿了,他没打算让婴儿活过周岁去,他盼他早死。

这小婴儿一出生,就带来了无休止的争战,家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没有一天得安生。哦哦!无辜的孩子,幸亏你不懂,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关于你的身世之谜:你从何支父辈来?

你从哪儿来?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命运的激流将卷起你的摇篮冲向何地?⋯⋯这一长串的疑问,甚至连妈妈,她自己也说不清。关于小贝力生的身世,每当她一陷入那段回忆,思绪就乱了,人也变得疯疯癫癫,前言不搭后语。
MrGrant | 2019-5-30 20: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胡同甲7 号,乃是个100 多年前皇族遗留下来的四合院落。朱漆大门,原木门框,上刻一副酱紫色行书对联:
修身如执玉 积德胜遗金
院内拾掇得清雅整洁,屋里装饰得舒适自在,住着一家三口。挺圆满的吧,不过,在这家人的柞木大餐桌旁,隔三岔五,就会爆出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打破古巷槐荫下那怡人的宁静⋯⋯

“宠吧!爱吧!你就供着他!”
“我怎么供孩子了?
“怪胎,野杂种,王八羔子⋯⋯”贝志清压低嗓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走开!他只是个⋯⋯小婴儿!”爱欣怡低吼道。
在小婴儿贝力生家,父母为他争吵,一般都是这么开场的。
“早晚我得把你扔胡同底儿去,喂狗喂猫——”贝志清俯身过去。
怀里的小婴儿吓得一哆嗦,妈妈爱欣怡慌忙搂紧,把脸贴在孩子额头上,轻轻摩挲着,摇晃着,安息孩子的心。
“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贝志清阴阳怪气地叫着,一路踢盆子打碗,摔门子走了。
年轻的妈妈爱欣怡瑟缩在薰衣草紫色的布艺沙发里,脸埋在掌心,愁肠百结,无声地抽泣起来,不时抬起头,忧心如焚地,打量着身畔摇篮里的小婴儿,她生出的,是个可怕的怪物⋯⋯
哦!小小的小婴儿你睡着了!仿佛,现实在塌陷,整个世界都已沉入你的梦境!那时,小贝力生是那么小巧、精致、奇特,像个玩具娃娃:头上伸出两根稚嫩的触角,扑闪着两只忽灵灵的大眼睛,每只眼里,都有两个瞳仁,这叫重瞳,每个眼珠都是七彩虹色的,份外绚丽漂亮。这双大眼,可不寻常,不仅能看清大千世界,更能遨游于精神意识领域,透视人的内在,能和人和动物,通过心灵感应的方式进行交流。你再看他,脑壳硕大得不协调,胎发打着卷儿,是蓝莓果酱色的。当他笨拙地翻身时,肥臀的屁股沟上端,还翘着一小跟儿可爱的尾巴。小家伙躺在藤编摇篮里整日酣眠,摇篮晃悠着,晃悠着,象妈妈愁肠百结、动荡不安的心⋯⋯

打从小婴儿一出生,贝志清就嫌弃憎恶到极点了。更别说天天再瞅着婴儿那人鬼莫辨的怪样儿了,他没打算让婴儿活过周岁去,他盼他早死。这小婴儿一出生,就带来了无休止的争战,家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没有一天得安生。哦哦!无辜的孩子,幸亏你不懂,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关于你的身世之谜:你从何支父辈来?

你从哪儿来?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命运的激流将卷起你的摇篮冲向何地?⋯⋯这一长串的疑问,甚至连妈妈,她自己也说不清。关于小贝力生的身世,每当她一陷入那段回忆,思绪就乱了,人也变得疯疯癫癫,前言不搭后语。

每天傍晚6 点,父亲贝志清下班,他一进屋,家里就乌云密布,空气紧张到让人窒息。连那只枣红色的广味儿腊肠狗,叫王爷狗的,也大气儿不敢出一声儿,夹紧尾巴,呜呜咽咽,憋得那叫一难受,实在受不了了,溜着墙根儿门缝儿,蹿到院子里玩起了失踪。

经常性地,晚饭后,贝志清一边剔牙,一边盯着乳白色包被里那粉嘟嘟的小婴儿,看孩子那眼神儿,怪怪的,嫉恨加愤懑,有点狰狞,让当妈的瞅见格外揪心:苍天啊地土啊!你护佑这孩子!老这样儿下去,贝志清会不会丧心病狂了?生吃了这小婴儿。爱欣怡真怕有哪一天,她疏忽了,没看住,贝志
清一个饿虎捕食过去。

生吃倒还不至于。不过,小婴儿满六个月那天,发生了一件怪事儿,再次把爱欣怡吓得够呛。

那是个周六,晚饭桌上,贝志清爱欣怡两口子拌了了几句嘴,闷头吃起饭。爱欣怡起身去厨房,给小贝力生端蒸好的鸡蛋羹,这边刚掀了门帘儿进去,就听“嘭”地一声,原来这贝志清心狠手辣,把气全撒在婴儿身上啦,瞅准空挡,趁其不备,飞起一脚,把摇篮连同里面的小婴儿,踢飞了——爱欣怡闻声跑出来,吓得尖叫连声:不不不⋯⋯

只听呯嚓一声,摇篮飞出去,扣在远处的长条几下面,摔了个七零八落。小贝力生呢?按常识常理来推算:摔不死也得磕个乌眼儿青。可他不,哎嗨,你瞧啊!小婴儿竟然借着惯性,在半空中飘浮了起来,还张开稚嫩的双臂,翻了几个个儿,好像在飞,神了奇了,这小家伙会飞?啊偶?不,还是说会飘比较准确!只是,身手还比较笨拙生疏,初次试飞嘛!摇摇欲坠的,看的人悬心!
爱欣怡濒临崩溃,高举着两只手,冲过去,跳上靠背椅,赶在小家伙失去平衡,快要掉下来那一刹那,拉住一只小脚丫,总算把小婴儿给搂怀里了!
妈妈魂儿都快吓飞了,小家伙呢,还什么都不知道,在那儿咯儿哧咯儿哧地傻笑呢。

从那以后,小婴儿发现自己可长了本事,经常趁妈妈一不留神,就自己漂浮起来,在天花板下面荡悠着玩儿,练习嘛!磕碰碰,难免自己失误的时候,有一次头朝下撞下来,脑门鼓起大包,就像个寿头老儿,把妈妈吓得又是一身冷汗!这样闹了几天,爱欣怡索性戴上婴儿背巾,昼夜24 小时把小贝力生背起不离身。
百密一疏,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夏日午后,爱欣宜把小婴儿放在床上午睡,自己到院子里掐朵儿月季,小婴儿零岁九个月了,睡得四脚拉叉,全然敞开着自己。
贝志清进屋,瞅见婴儿身边无人,顿生毒念。扑过去拿毛巾捂住小婴儿的口鼻,想要闷死孩子,多亏小婴儿后脑勺上长着娇嫩的小吸管,还可以继续呼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